0793-8169876

我们只提供纯天然、绿色特产!

婺源特产网,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纯朴婺源 明丽篁岭

2020-05-24 21:43上一篇 |下一篇

 
4号晚特地分别咨询了车上售票员和客栈老板娘去庆源的班车时间,于是便计划着第二天坐十点多的班车,5号便可以睡个懒觉了。
 
早餐去老北站附近寻找一碗面。武娘卷馍届时位于第二,用一个不恰当的词,那碗麻辣鸡丝面简直“炙手可热”。说实话,在高铁上时我们已经买了大众点评的优惠券了。
 
到店时人很多,座位需要伺机而抢。我们点了一碗麻辣鸡丝面,鸡肉卷+黑米粥一起分享。
 
食物需要自取,面出得比较快,满满的鸡丝和香菇,中间貌似是蘸着蒜蓉的生菜。搅拌过后,每一口都是鸡丝、香菇和粉,加上浓郁的鸡汁,无论何时,汤底都是灵魂啊!直到其它都吃完了,我还一口一口地舀着汤。
 
卷是师傅一个个当场做的,直到我们吃碗面,还没开始做我们的卷,我们唯有焦急地等待着叫号。店家帮忙切成了两段,可我们用筷子吃时还是十分狼狈,馅一个劲儿往盘子上漏,可见青瓜、豆芽、香菜、鸡丝(和鸡丝面的鸡丝应该一样)。大概是有了对比,反倒觉得鸡肉卷味道不够浓郁,虽然它也好吃。
 
吃完回客栈收拾行李便去赶车了,到了被告知车已经开走了——婺源的车不是按时间发车的,而是按人发车的,人满便走了,我们唯有先坐上去江岭的车,届时再转车去庆源。
 
很不幸,中途(在汪口)车坏了。在等待换车的过程中,有揽客的司机不断询问我们要去哪里,有些司机说着为什么要去庆源那么远呢,要去的话每人60;也有司机说送到江岭30,然后再自己转车。怎么听都是很不划算的事情,毕竟我们都打算下午晚上都待在庆源了,早到晚到又有什么差别呢?后来有人砍价去江岭15一人,司机也是同意了,我们沾了点运气,拼车30先去江岭再去庆源。
 
这个司机的交际相当了得,至少首先不会让你反感,其次客人询问的事他都作答,沿途上偶尔看见些什么也会欣然给你介绍,说话方式带有以你为本的色彩。
 
他的车稍微有点破,但是走起盘山公路毫不逊色,沿途经过一个宁静秀美的水库,如果不是车速快,估计能给大家贴图。
 
到了庆源,我们入住村长家,也是幸运吧,房间免费升级了,那两天也正好不用收20元的卫生费(据说是因为花谢了),便用“省”下来的40元点了村长家最贵的土鸡。
 
阿姨(村长夫人)给我们烧了一锅鸡汤,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无非是一只走地鸡放进一口锅里,加几片姜,下几撮盐,烧成一锅原汁原味的汤。可小编就是爱这朴实的味道,不仅鸡很有质感很香很好吃,而且鸡汤鸡味很浓郁。(油有点多,应该是可以和阿姨说撇油的)
 
吃饭还需荤素搭配,于是便点了一份炒菜心。肥猪肉煎出油后再放切段的菜心下去炒,一份很香的蔬菜。(此处根据味蕾感受及所见食材适当想象,不一定代表真实做法)
 
茶余饭后,在庆源村里到处走走。村长家前还有一片油菜花,过一条石板路便是几处酒家,一家杂货店,也有妇人在卖油墩子等小吃的。旧房子、石板路、树和流水,很容易就营造出宁静祥和的古村气氛,何况这里不似晓起般商业化,村民纯朴得就在河里洗菜。
 
“大夫第进去看一下吗?”一个小女孩从我身边走过时说。
 
“不用了,谢谢。”大夫第的指示牌很快映入眼帘。巷子前还有几个妇人在摘菜呢。
 
后来和小伙伴走散,兀自走进了大夫第,一个中年女人收了我5元门票,说是看看并给讲故事的。进门后,她很快便将门掩上。她说着这间屋子的主人姓詹(和詹天佑什么关系倒是忘了,她大致说了一下詹家迁徙的历史),他以从商发家,后来当上官,愿望是当一名好官,于是便有了房门的木雕,但“文革”时对其有一定破坏,现在还能隐约看出一个官在审讯几个犯人的情形。
 
主人房门的花瓶木雕寓意“平安”。
 
房子的石板很有特色,唯有过道之处的石板会响,据说这是为了防贼。她亲身给我示范了一下,在楼梯口的石板处,从外面走过会有声响,但从楼梯上跳下去却没有声音,而这块石头一响便会惊醒床头在附近的主人。她说她以前不知道,还以为地面坏了,便用水泥帮忙修好,事后却被现任主人责怪了。
 
这间房子里的都是天然的石板,有一块石板巨大得居然可以放上一张桌子和几条板凳。
 
当她讲完一切,从一处拿来一份过胶了的A4纸文件复印件,上面道着她儿子的病。我顿时机警起来,怕她讹我。
 
她说着儿子的病,当然也说着费用很多。前一段时间亲友帮她在县城发布消息,希望有人来帮忙,后来有一广东人在微信上转了100,但她不懂网络,以为捐助者说给却没给,后来还是朋友问她收到钱没有,在女儿的帮助下才“切实”收到了没有质感的100元。她甚至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是女儿给她写下的微信二维码收款步骤,她说近两年来玩的人都不带现金,问微信支付行不行,可是自己又不会,只好每次都拿出纸来按步骤行事。我建议她让女儿在轻松筹水滴筹等平台发布信息,只要情况属实,那样会有人愿意捐款的。她说自己真的不懂网络,也只是上过一年级而已,就连普通话也是看视频学的(难怪在门前我不是很听得清她对我说什么,但她已经说得相当好了),于是又给我展示手机里的一些图片,说那是朋友要材料,她拍照问文件是否可行,文件上后来又印了全村人的手指印,她甚至给我看了她儿子的照片。
 
“你看,这些地方都是动过手术的。他还问我,妈妈,今天能放我出去吗?因为他不能和其它小朋友一样地玩,每天只能待在家里了。”我听到那个“放”字,心头一酸。
 
我坦诚学生也没有多少钱,她理解,但她没有说尽力捐一点儿。
 
“我也知道你们学生没钱,所以我向这间屋子的主人借来讲故事收费。因为我自己也有糖尿病,又要照顾小孩儿,实在没有办法出去工作。”当时真的觉得自己是小人之心了。如果要我相信一个人花那么长时间来骗取微不足道的五元,恐怕世间已然失去真实。
 
期间也有人到门前,但没有人愿意进来,哪怕她几个人只收5元。
 
后来她问我微信好友收款的事情,我一并将红包收款交给她,更正确地说,画给了她。
 
在教的过程中,才发现调了静音的手机有几个未接来电,于是赶紧回复小伙伴不用担心,教完后荡了荡也是和小伙伴会合了。
 
沿着河流往下走,可以看见梯田,有些地方还有较灿烂的油菜花,更野的景色倒是没有去探寻了。
 
返回村长家休息了一会儿后走向村子的另一边,其实景色不会差太多,往深处走总归是梯田。
 
进店品尝了一下农家酒,虽说酒家有几家,但我偏偏挑了一家最远的,不是因为它叫“酒吧”而有中西合璧的风情,而是这家店看起来比较亲切——老板亲切地问你需要尝什么酒,不似另外的几家店,要么老板看起来好凶,要么店里静默一片。对于酒不太懂,但还是觉得酒香四溢。
 
回程买了一份油墩子,萝卜丝裹粉炸得酥脆也是很好吃。饭后小伙伴说要吃梅干菜饼,她说喜欢,但个人觉得放得有点凉了,而且如果有点肉会好些,况且梅干菜好像有点少。
 
大概等到六点,我们才下楼点菜吃饭,中午的鸡汤还有剩,况且晚饭也吃不了多少,便只点了一份腊肉炒野水芹。腊肉和川式、广式的都不一样,它偏咸,对于下饭它很成功;水芹是第一次吃,口感和通心菜很像,但它本身又散发着一股独特的气味,和马兰头、韭菜及芫荽都不一样,个人没有很喜欢这种味道。
 
第二天早上我们请阿姨用剩下的油汪汪的鸡汤下两碗面(能一直剩大概要归功于小伙伴嫌太油不喝,我则是撇油喝)阿姨好心拿了一点婺源酒糟鱼给我们当小菜,味道很好,吃完便要再次出发了。
 
清早的庆源,会有一辆小货车驶进来,感觉有点儿像古代那种井边的集市,大家纷纷来买粮油杂物。
 
我们到达江湾想要换乘到篁岭,彼时又遇见昨天那位善于交际的司机,估计他昨天拉客太多,都没想起我们,还问是不是送了我们到江湾,但见是熟客,本来10元一人上篁岭,变成10元两人了。
 
篁岭景区真的需要吐槽一下,明明有行李寄存处,非要买了票才能寄存,但我们打算自己爬山上去而不坐缆车,票就不能在山下买了,所以只能自己拖着行李上山,但是山上却是没有行李寄存处的!唯有一路拎着行李了。而且我们要下山时也是没有接驳车,要么坐缆车,要么上黑车,要么筋疲力尽后还走下去……
 
在景区时,同伴问我,如果再选择一次,会不会选择坐缆车,我回答:不会。(如果再去肯定安排得不用带行李,况且是否再去也不一定)虽然旅游时可以不用太吝惜钱,但是不觉得消费者应该为景区的不完善而买单,大概这也是为什么有一个滴滴司机说有的人旅游季一个月赚三万是可以的。感觉婺源的景区就是要你以钱和它较劲。
 
撒完怨气,还是返回正题写篁岭。从景区本身来说,如果没有时间而想领略婺源风情的话,大概篁岭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在这里磨上半天(我们带着行李就磨了大半天)也是足够了——晒秋、梯田、花海(虽然已经没有)、婺源小吃及特产、徽派建筑、风俗等皆囊括其中。
 
我们来这个景点最想看的莫过于晒秋,家家户户的屋顶上深处竹竿,将辣椒等晒在屋顶上。虽说季节不对,但是清明小长假游客众多,或多或少还是给我们展示了这一风俗,那天阳光很好,晒秋的颜色也显得特别艳丽。
 
梯田花海是结合的,但没有花海时,多个角度看梯田也足够养眼,垒心桥和观景台都是很好的观赏点。
 
回程的卧云桥亦可以看梯田,甚至还有路深入梯田,而溜索应该可以给审美疲劳的人以适当的刺激。
 
至于婺源特产美食,小编则不敢恭维。天街美食众多,却都是全国各地而非婺源本身的特色,而在某些展示的建筑里,可以尝试到的婺源小吃却没有很惊艳。一是婺源汽糕,现场不断在炊制,算是新鲜,里面放了一点干瘪的玉米粒和类似咸菜的东西,吃起来有一点自带的咸味,却是很淡的,据说婺源人的吃法是刷辣椒油,试了一下,大概除了辣味就不剩什么了,整体感觉一言难尽。
 
二是糯米子糕(同地还有清明果售卖,然而并不想吃了)。感觉全国各地许多东西是名异实同吧,糯米子糕的感觉和掺了咸蛋黄的粽子没有太大区别,只不过是切成块状的。
 
徽派建筑和民俗是结合起来的。婺源民俗文化展览馆里陈列着婺源婚嫁等习俗的展板和用品,附近还有一个建筑是和苏绣合作的,而返回天街不断向上走,在某些建筑里还可以看到当年的小姐房主人房。
 
如果坐索道上来,逛完天街再走梯田花海的线路会比较合理,但如果开车或者像我们自己爬上来的呢,建议先逛梯田花海再去天街,二者都可以形成一个相对环形的线路。
 
筋疲力尽后拼车下山,坐班车回到县城,想再到武娘卷馍吃一碗酸菜鱼面,可惜鱼还没运到,只好一人点了一份卷+粥,我的是卤肉卷,同伴的是卤蛋卷,不知道是不是疲倦了,虽说是好吃,却达不到第一次那种拍案叫绝的效果了。
 
临行前,到朱子步行街走走,想来有些失望,一整条街基本都是卖衣服的,连肯德基居然也歇业了。
 
夜晚的高铁站寒气逼人,颠簸的火车要留下三天的惊喜与辛酸,掩盖其间的疲惫与失望,进入上海的高速轨道。

 
文章原创:苑蘧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