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3-8169876

我们只提供纯天然、绿色特产!

婺源特产网,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想在婺源吃得好,来找他!

2020-06-17 16:57上一篇 |下一篇

认识八哥是从去年七月份的马拉松比赛开始,当时八哥参加了比赛,印象中是一个脾气温和、体力不错的中年男子。后来屡次听人道及,八哥擅做菜,能酿酒,手艺很好。但直到亲眼见他做猪头肉,听他谈笑风生,却发现眼前的这一位八哥,不只是看到与听到的那么简单。
 
八哥本名胡三忠,家在清华镇上,年近五十,大家都以八哥称呼他。八哥在镇上有一家油纸伞厂,做油纸伞是他的本行,也是二十年的功力。他现在雇了几个工人,厂子经营地很不错,但他更惦念的其实是吃,如果“味道”算得上一种“道”,八哥也是得道之人。他会做好菜,还能阐述其中的奥秘,知行合一,乐在其中。八哥的语速不紧不慢,一聊起美食就像开了闸的细水长流,跟着这不停的长流水你的口水也开始由内而外地滋润。然后不自觉地被他吸引,转而关注这个做美食的人,与他背后的故事。
 
八哥说自己热衷于吃源于小时候饥饿的记忆。那时家里穷,就感觉能到嘴的什么东西都好吃。这该是那个时代人的共同经历,饿之忆来得深切,才会对味之道敏感。当时的八哥也许想当一名厨子,因为厨子总是最先尝到菜。大了以后,村里有红白喜事,他总爱去帮忙,不在人前忙活,而是往厨房里钻。在灶台边上为大师傅打下手,时不时吃到刚出锅的热菜。日久天长,对这饮馔之道由熟悉到深爱,八哥逐渐精通,也慢慢沉浸其中。
 
但他后来没有做职业厨师,或许因此也保留了一份对做饭的纯粹的热爱。一有时间和机会,八哥就四处搜寻食材,尝试各种新奇美味的菜肴:苦槠豆腐、南瓜枣、酒糟鱼、泥鳅炖豆腐……有名没名的,八哥一一如数家珍。听八哥讲述这些美食的故事,记录下来,之后真能出一本《八哥食单》,并不比《随园食单》差多少。
 
以前听过一个段子,京城玩家王世襄与人比赛做菜,最后他以一道“焖葱”艺压群贤。当时难以想象焖葱能有多好吃,如今听了八哥的故事,发现此中大有门道。八哥没做过焖葱,但也是同样看似简单的青菜。首先是食材的选取,夏天的青菜要取山坡背阴之处的,冬天选向阳之地所生。因为冬冷夏热,同人一样,青菜也有感知,能够阴阳调和者最佳。
 
其次是工具,炒青菜最好要柴火灶加底厚的锅。柴火灶较煤气灶的灶台大很多,受热面就大。底厚的锅下面积蓄的热量多,因为青菜要爆炒,这样方出味。
 
那次我们去看八哥做猪头肉,他用来烫猪毛的烙铁也是厚厚的一块,八哥说冬天冷,厚烙铁去毛干净、方便,里面存的热量多,就不用经常反复加热了。
 
有那么多的讲究,这做菜之事对八哥早就是一门艺术了,因此他也更看重做时的心境。八哥说自己心情不好时,菜做出来也没精神。自己在家经常做菜,他笑言在婺源当地女人做饭,只为吃饱;男人做饭,则为吃好。何以故?也是心情不同。女的要忙家务,整天琐事缠身,做饭就成了例行的苦差。男的不用每天收拾家里,做起饭来乐趣更多,也就更讲究质量。话语里是一份通达的体贴,没做过饭的人很少体察的。
 
其实做菜只是八哥生活的一方面,春夏秋三季他经常上山,一为寻找食材,再就是锻炼身体。据说他曾经很胖,因为上山加上每天的晨跑,浓缩之后,才有如此的精华。每天忙完厂里的事,晚上就读读书,练练字,他谦言不追求有多大的造诣,只是培养一种乐趣。但我看他很认真地做这些事,他将《论语》抄在一张张纸条上,放在口袋里,每天跑步时就拿出来背几句。平时说话又是不紧不慢,温声和颜。认真而不执着,轻松而不疏懒,张弛有道,这也许是八哥的处世方式吧。爱做菜、爱爬山、爱读书,背后一以贯之的还是爱生活。
 
春节时候八哥做的猪头肉就能上桌了,据吃过的人说尝一口就管不得其他的菜。八哥也乐得与人分享自己的美食,如有为吃痴狂的食客,快主动联系八哥。不怎么热衷的也可以听他聊聊自己的故事,在八哥身上,你总能找到生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