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3-8169876

我们只提供纯天然、绿色特产!

婺源特产网,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婺源之恋

2020-04-25 02:22上一篇 |下一篇

在上海的那年是难忘的。读书,写书,旅行,践行,唯一的遗憾是功课做到衣食住行乐的婺源之行却未成行。
 
转眼四年,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说走就走的旅行。头天微聊,二天相约,三天买票,一周后这趟“学术沙龙+婺源之旅”就成行了在“地导”同学英的周密策划和组织下,我们分别从湖北和广东赶到上饶站汇聚。巨大十字架形状的上饶高铁站在三线城市中格外显眼,难怪,上饶自古就有“上乘富饶、生态之都”、“八方通衢”的美誉,在当代也获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两获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和中国最佳投资城市等多项城市荣誉。“城东谷鸭”里美美的大餐和浓浓的同学畅谈,让我胃口大开,诗兴大发,即草里《水调歌头·婺源》。
  
才戏三峡水,又沾婺源花。三月江南春雨,一约上饶掬。刘戈动,丽虹静,飞丽英。夕楚屈子曰,路漫漫远兮。情融长珠大地,粤鄂携手江西,鄱阳涨新潮。慧芳携静林,当领吾风骚。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踏上了上饶去婺源的高铁。未成曲调先有情,未到婺源先有缘。透过雾蒙蒙的车窗竟然能感受婺源的气息了:列车穿行在田埂之上,黄花与白墙掩映在青山绿水之间,已然勾勒出一幅幅山墨画。虽然远不及我在网上看的婺源美景,但这种山水画与江汉平原千里沃野上的田埂、菜花和农舍截然不同!
 
婺源接站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中等个子,皮肤和我一样略黑,头发和我一样略花,但感觉是一位大气稳重的汉子。英介绍,原来他就是我们这两天要下榻的民宿店老板,还负责各种向导和服务的揭掌柜。俟一上车,我就和揭掌柜攀谈熟套起来。我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揭的回答一串接一串,专业而言简意赅。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关于民宿“悦园·婺扉”和“婺源”的释义。突然,同学虹的一句“有艳遇吗”把我们的攀谈引向高潮:揭说有艳遇也有烟雨,我说艳遇之后有烟雨,烟雨之中也有艳遇。看来,我们是同一款啊。
  
按照揭掌柜的建议和引导,我们先去万亩油菜花之地,隶属江湾镇的江岭。这江湾来头可不小呢,江泽民主席的祖居地。也正因为此,江湾及婺源最近几年才发展迅猛,声名鹊起,让基层官员倍感压力,因为他们囊中羞涩,接待能力有限啊,新常态下,你懂的。一路上风光满眼,香气扑鼻。清澈见底的小溪伴着山村公路,绕着明晃晃的油菜花左一摇右一曳,就像挥舞画笔潇洒勾勒一副副中国水彩画一样.我几次唐突要求停车拍照,揭总是说,婺源方圆百里都是3A景区,要停下看就看江湾和篁岭景区5A那样的。其实,婺源乡下处处是免费景点,来客则是一道道新的风景,正应了那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揭继续他的专业讲解,我知道了婺源的四大特产:婺源四大特产:荷包鲤鱼(红)、婺源绿茶(绿)、龙尾砚(黑)和江湾雪梨(白)。我还了解一个有趣的字,“坑”在婺源有类似小溪、溪流之意。婺源的坑很多,比如,官坑、腾坑、庐坑、言坑和占坑,这些“坑”让每个村落依山傍水,尽显灵动与生气。婺源县1417个自然村中有143个村以“坑” 为村名。最有名的是里坑和李坑,我戏说“李坑就是我学会坑你们的地方,因为我姓李!揭说,还真巧,李坑就源自南宋的一位武状元,名叫李知诚,啊?!同学们笑我俩在说相声。在轻松愉快的观风景、听讲解和说说笑笑中,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到了江岭。
  
 
虽然未到周末,天气也未放晴,江岭已是人山人海,花山花海。一条公路把平地和梯田自然分作两部分,一条河流也把村庄分作南北两部分。放眼望去,全是金灿灿,黄澄澄的油菜花,万亩花海绝不夸张。粉墙黛瓦则是青山绿水极好的点缀了。我们沿着梯田的主道慢慢游玩,三步一摆,五步一拍,还没到山腰手机的电池就报警了。突然明白,那些坐热气球升空的用意了:省时省力省电啊。但我发现,我们的移步换景式品味是他们坐电梯式俯瞰无法比拟的,还有拍照的长焦、微距、特写、广角、全景等取景,也是我们的优势。你瞧,女同学酷爱的自拍,随着梯田的层叠和视野的变换,更加千姿百态,百媚千黛。特别用心的戈,还带来典型的江南油纸伞,稳重吉庆的红伞、灿烂辉煌的菜花和洁白的面容洁白的羽绒,给自己打造出远胜戴望舒的美境。最先爬到梯田顶端的我,细细吸进一口渗透着花香与富氧的空气,顿感神清气爽,飘飘欲仙,故意凑着一株最高的菜花大喊一声,,“婺源,我来了!江岭,我来了!吓跑了一群采花蜜蜂,慌忙说了声,“SorrySorry,”引得两位老农哈哈大笑。我不禁自嘲说:
  
  会当凌绝顶,
一览万亩花。
好嗓吓蜜蜂,
老农笑哈哈。
 
江岭固然好玩,篁岭才是婺源的极品。中午十二点,我们准时汇合,由揭带到了既自然又人文的篁岭景区。路上,揭特别介绍了篁岭地无三尺平的特殊地理位置、村头参天古树水口林,和徽派建筑中马头墙的来历,让我对篁岭充满了更多期待。
 
 
其实,这个季节的长江中下游都可以见到油菜花,全国各地也不乏古建筑和民居,但满山遍野的油菜花规模之大、古民居保存之好以及油菜花与古民居结合之美的婺源篁岭,却是独此一家,难怪被称为“中国最美乡村”。漫步在泥泞而曲曲折折的青石雨巷,打量着斑驳而层层叠叠的马头墙,就像穿行在悠远的历史长廊,流连忘返;踟躇在方形广场,倚靠在晒秋窗口,仿佛进村入户,随意攀谈;徘徊在天街的砖雕、石雕和木雕群中,更像邂逅一本线装旧书,一见钟情,爱不释手。
 
 
正在这时,一家“邂逅你”的茶馆映入眼帘,除了精致的这雕那雕和高高的晒秋杆外,主人还特别在走廊栏杆上装点了不同年代的车牌和光碟,煞是惊艳。趴在走廊的一排美术生对着对面的风景,或行人,或油菜花,或民居,专注而各具神态地写着生,构成又一道风景,煞是迷人。走出天街,我们来到了更高的山岗上。
 
俯瞰山下,群山巍峨,绵延不断的梯田一层接着一层,一湾接着一湾,油菜花恣肆而狂放地盛开着。更神奇的是,在群山正中的低洼处斜躺着一座“心”形鱼塘,在雨中泛起浪花,格外引人注目。远看,似画龙点睛,似天鹅起舞,似鹤立鸡群,也许,更像是在和周遭的油菜花和远处的游客有节奏地打着招呼。与江岭不同的是,这里没有民居,菜花更豪放,更纯野,更自由。为了方便游客观赏,最上端的两山之间新修了宏伟的吊桥。可当我们走到桥中时,风大雨急,阻止了我们前行的脚步。一方面,我带的雨伞太小(其实是我老婆的),飘风雨穿过冲锋衣浸透了我的胳膊;另一方面,我旅游鞋早已湿透,鞋、袜、裤脚里全是水,甚至是泥巴了,凉飕飕的春雨把我一下子拉回了寒冬腊月。幸亏,听英的建议去吃了一碗辣辣的婺源米粉,心里才暖和起来。看着店前硕大的“心急吃不得热豆腐”磨盘石雕,暗自笑起来:这烟雨啊实在太大,简直把我们的艳遇都浇得无影无踪了。
  
由于太累,我们在回婺源县城的中巴车上竟然熟睡而误了下车的站。可怜兮兮,全身僵硬,那鞋、那袜、那裤钻心地难受,不得已,站在路边向揭掌柜联系。五分钟后,那辆红色轿车飘然而至。“湿身了吧?这几天来婺源湿身的还真不少呢。不急,我让堂主提前把你们房间的空调打开了。”还没上车,一股暖流已涌上心头,脑子里开始描画着那神秘的“悦园·婺扉”模样。
 
天色渐晚,又是雨雾,我没能弄清方位,也没看清周边景色。大约七、八分钟车程吧,我们在一个小村子下车。揭帮我们扛着行李,带进小巷,典型的江南雨巷,直走大约50米,右拐约10米,来到一扇低矮窗齿门的院子。揭说  “悦园到了”,我们不约而同地说“Oh, yeah!Oh, yeah!”;来到中堂悬挂着对联、摆着方桌、木质墙体的大堂,我们又不约而同地说“真的是家的感觉啊!”。我们四人分别安排在楼上楼下以大堂为中心的不同房间里,我的房间是在一楼的东厢房“曰园102”。由于房间设施齐全,特别是热水的温度高且水量足,脱鞋、脱袜、冲澡、烫脚、吹头、烤鞋,我一气呵成,爽极。”。
 
倏地,大家坐在传统的方形餐桌上。掌柜陪着我们进餐,并引导我们赏景。这时,我才发现,这是一间厨房--餐厅一体型精致小屋,坐在上席,隔着大门可以望见“悦园”的主题背景,高高的马头墙下专门设计有一方主题屏风,屏风正中是圆形小门,小门后面还有一张耕田的土犁。小门前方是由白沙、小树、木凳构成的开放式庭院。加上精巧的灯光设计,别有一番推门望月的意境。掌柜妈妈下厨,堂主(后来知道是掌柜妹妹)亲自端菜,掌柜亲自陪着喝酒吃饭,很有家的氛围,家的味道。我们都吃撑了,喝高了,觉得很不好意思。“没关系,来来来,借着微醺的感觉来题几个字吧!”掌柜说。
  
同时具有女神和才女气质的英,英姿飒爽地走到与大堂隔院相望的阳台上,真的挥毫泼墨起来。哇!豪挥墨泼,“悦园·婺扉”,大家称奇,英却说“这可是我的处女作啊!”“还有没有?各位?”揭继续鼓励。我没敢亮相,因为书法太差,实在没敢丢人现眼。于是,揭带我们在屏风边的阳台小屋坐下,他一边煮茶一边头头是道地讲解;我们一边喝茶一边欣赏整个院落的精彩绝伦,匠心独运。原来,这是掌柜的百年“三茗堂”,墙上的主题背景特有味道:白白的墙上镶嵌着一孔石磨,既像鱼头,又像太极,还像画龙点睛,极富美学神韵。正在我凝神沉思时,揭说“李老师,您可以吟诗作赋呢!只要您作出来,我立马写出来。”真的啊!于是乎,珠联璧合,砚台前一首藏头诗新鲜出炉:
  
悦动朋友喜相聚,园艺藏拙客来居。婺源美名传遐迩,。扉页尽书掌柜萸。  
 
我们继续品茶,聊天,观景。
 
突然,虹顺着透明屏风的花好月圆图拍了一张月朦胧鸟朦胧的文房照片,再一次惊艳且惊呆了大家。那是文人雅士的家,江南春雨的魂,悦园·婺扉的根。
  
吐着酒香,绵着诗意,沾着墨宝,裹着回忆,我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