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3-8169876

我们只提供纯天然、绿色特产!

婺源特产网,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云横江岭 食落婺源

2020-05-24 21:43上一篇 |下一篇

清明小长假和小伙伴去了婺源——被评为中国最美乡村的地方。在那里,我们的节奏很缓慢,一方面是交通使然,另一方面,县城和乡村的足以给予久违的惬意。
 
对于交通,有能力的自驾游当然最好,人多包个车也还不错
 
大概像我和小伙伴只有两个人只能安分坐公交了——然而婺源的公交可遇不可求,第一天我们早起等了半个小时才坐上去老北站(所有去景区的班车都从这里发出)的公交,后来我们都是干脆“奢侈”地打滴滴——在这里刚下单就立马被接单了,而且平分下来每次都是三四块的样子(主要在县城内部),去景区除了坐班车,还可以选择拼车,不过这一般都在中间景点或者上下山时,当然,一定不要立马答应捎客的司机们的价格,请一定要讲价或者等他再稍微压价!(以下叙述会提及到)
 
4号的天气很糟糕,阴雨连绵,浓厚的乌云甚至吝啬得不肯稍微露出一点蓝天的缝隙。我们听信了老板娘东线首班车是六点半左右的说法,于是和小伙伴五点多就起来了(我大概只有赶论文和期末考时才有这么积极),希望早点去人没有那么多,然而我们起床后不仅发现天气恶劣(冷得衣服也没带够),而且六点半的首班车应该是住宿的地方前的公交(也是到对面马路的小店吃早餐才知道),大概我们双方都误会了对方的意思。
 
不到六点的婺源县城不是很可爱,有炊烟的店亦只见一家,饥寒交迫的人是不会放弃这一点光明的。这家小店和最普通的小店没有两样,简单的三四张桌子配上三四倍于桌子的椅子,炉灶砧板样样分明,白墙上有明显的油烟熏染的痕迹,可店面却不显肮脏,冰柜里放着蔬菜和肉,篮子里有些刚包好的饺子,旁边的铁盘盛放着肉馅。
 
老板问我们要吃什么,粉、面还是饺子。小伙伴想着要赶车,便问有没有包子,老板说太早了包子都没炊好。我们表明了想要赶车的意图,老板就道出了经过这里的公交首班车才是六点半左右,我们便决定坐下来享用婺源的第一顿早餐。
 
我和小伙伴点的都是粉,老板问只是清汤可以吗,我受不了太辣当然是没问题。一开始我的想象是大概像学校某饭堂一样白开水把粉焯熟完事吧,毕竟那么早在小店也不能要求太多。当它一上来,就好喜欢这个肉汁的汤底!主要以粉为主,两条青菜被切成几段,上面舀了一些油焖笋,有一两片肉,撒了一些葱花。觉得这个7块比在学校吃得还实惠。吃得时候,和小伙伴说这个笋好嫩好好吃哦(一种吃时蔬的幸福感),但是多一点就好了,汤也好喝,有种回到了在老家吃一碗5毛钱的粉(它是以虾米做汤底,后来被我妈学会了:p)的感觉。
 
 
等公交等了半个小时,而且车上没有报站,幸好有一个很好的老爷爷告诉我们要下了(此前我们一起在车站等车,还稍微闲聊了一会儿)。到老北站下车,倾盆大雨,老爷爷很热心地给我们指路,又体恤地说可以先进旁边的店待一会儿等雨小些,即使不点东西坐下也是没有问题的(真的好朴素啊),或者在等的时候吃点早餐(老爷爷大概是觉得我们早起等车没有吃早餐)。后来我们还是觉得直接过去班车处比较好,纯朴婺源的老爷爷又说那边也有早餐,可以带上车吃,上车再买票也行。
 
路况不佳,我们趟水而过,小伙伴的鞋子完全沦陷,我的也稍微湿了一点。不知是不是太匆忙,至少我们都没有看见有售票处,一过去便是开始寻找哪辆车前面的牌子和江岭有关,算是比较顺利地上了车,可是只能站着,打湿的衣服粘腻,不太透气的中巴透着一股潮味。途经的景点陆续有人下车,我们才坐上了位置。
 
班车到达江岭,还需要再换乘一次到山上的景区,20分钟的车程,不过司机似乎是看车上坐的人差不多满才开车的。
 
坐在后排的男生说他听别人说这里的油菜花基本上都谢了(虽说我们建国油菜花,但我们就是奔着梯田花海来的),我们只能企盼着还有一些花的影子。
 
盘山而上时,的确有些失望,梯田几乎都变得绿油油的了,只有路边一丛两丛并不密集的油菜花。或许是因为下雨空气湿度大的缘故,远处的云雾给人以飘飘欲仙的感觉,到达观景台,云雾变化多端却又层次分明,单是这一盛景足以值回30的学生票。待我们逛完再次回来时,就像墙纸被刷了一层白漆一样,那种层次鲜明的美已不复存在。
 
 
我们深入景区,沿着下山路走去,假如有油菜花一定更美,但是晴天和云雾是不可兼得的(大概下雨催化了油菜花的灭亡)。穿过一层层的梯田,村落也愈来愈近,云雾缭绕,仿佛自己成为了晋太元中的武陵人。
 
 
这些房子是徽派建筑,不过看那外墙多是新建或是翻新的,不过也给予了我初步的徽派建筑的印象:屋檐倾斜,黑白分明。
 
绕了一个圈回到检票处,发现载我们上来的中巴是不载我们下山的,必须等定点的大巴(这个规定也是相当奇怪了,而且一天的大巴并不多,感觉就是为了让拉客的人赚钱),幸好我们等了一会儿便有车来了。
 
乘班车到晓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吃饭(江岭上都是卖烤红薯、手抓饼这类并不特色的食物的,也有卖乌梅、茶和菊花的,但那时都没有兴趣)。下车就近挑了一家饭店,点了荷包红鲤鱼和炒马兰头。
 
来之前看攻略说婺源特产可以用四种颜色来表示:红(荷包红鲤鱼)、黑(歙砚)、白(江湾雪梨)、绿(绿茶)。在这家店便首先开启了其中一种颜色。
 
 
记得高中上电脑课时看过一集《舌尖》,讲到了荷包红鲤鱼,终于有幸一尝,店家问要红烧还是清蒸,我们选择红烧,因为她说更入味。剁开的辣椒调味其实并没有使鱼很辣,反倒是让人开胃了,正不正宗不知道,但的确吃出了鱼的鲜嫩,和平时吃的鲤鱼的质感完全不一样。
 
 
马兰头也是应时,自带一股香味,上海还有以马兰头做馅的青团呢,总而言之就是很有春天的气息。
 
说起青团,这里也有类似的食物——清明果,都是以艾叶汁揉面做皮,不过上海人一般做甜的馅,而婺源这里却是以野菜、腊肉(并不多)为馅。感觉店家将清明果放得有点凉了,而且上下的面皮不在一个口感,还有点硬,吃起来真的一般(感觉家乡的艾饼好吃多了)。
 
随即买票进晓起,不过这个景区给我的印象并不是很好:首先一定要经过一个卖特产的地方,过了之后有相当长一段路都是在卖同质化的樟木或红豆杉工艺品,而且几乎整个下晓起都在卖晓起皇菊(虽说是特产,但是整条村都在卖实在太可怕了)。由于下雨,有些人穿着雨衣直接从你身边擦过,这个感觉也太难受。
 
比较好的大概是蹭到了导游,可以稍微了解一下这条村。徽派建筑在这条村显得更有韵味些,或许是因为雨,或许是因为建筑看起来较古旧。徽商很有名,他们赚钱回乡后总是以石雕、砖雕来修饰门楣,越有钱的人家门前雕刻愈是讲究。
 
有“聚水为财”“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说法,没想到徽商们会在家里建一个那么大的水缸聚财。
 
有一“双井印月”,凿于唐末宋初,大井饮用,小井洗涤,如今还可见大井中有荷包红鲤鱼——据说当时人是依据鱼来看水是否被投毒的(鱼不仅要被吃,还要测毒,也是有点惨)。
 
不过刚开始定行程时,我好像是奔着里面的大樟树去的。据说绕着樟树走三圈,会有好运降临,就当是迷信,我们的确绕着它走了三圈。樟树很大,摄影甚至难以摄其全貌。一群人在欣赏拍照,让我想起了《庄子》中“不材之木”的寓言,倘若真正学会了这种“养生”的智慧,大概也是樟树降临的幸运吧。
 
晓起有大片种植油菜花和菊花的田地,但都难以睹其芳容,进入照片反倒像荒草从生。这边倒是有江泽民的叔叔创办的希望小学,但不清楚校区是否还使用。小伙伴的脚已经十分沉了,通往上晓起的路也很泥泞,我们顺着导游指的路便出去了(也是出去后才发现上晓起的祠堂之类的建筑并没有走)。
 
届时三点多,我们决定返回县城。要坐班车,斯文在此毫无用武之地,必须要用手拦,而且绝对不存在公交站这一类等车的地方(对了,分段买的票价肯定是要比整段买要贵,参考价:江岭-婺源县城20元,江岭-晓起8元,晓起-县城16元)。
 
四点多下车,我们便决定去吃饭了,公交等不来,最终还是打了滴滴,司机还带着或是讽刺或是不屑的口气说我们居然在等公交,这坚定了我们县城内打车的奢侈心。
 
廖厨在大众点评中已经跃升为婺源美食排行榜的第一名,晚饭从五点开始,我们进到去四点半,人并不是很多,每张饭桌都可以做至少八个人,但不存在拼桌,所以吃完出来就看到外面等待的人相当多。
 
首先上来的是干锅鸡汁笋,和早上吃到的笋一样很嫩,底下还有芹菜,服务员拿来时还配有一个小炉,在定时燃烧中收锁住了鸡汁。
 
随后便来了糊豆腐,本来还很担心糊菜会不会不好吃,上来后简直就被征服了。肉沫、香菇、野菜、豆腐,再加上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糊糊的粉,整道菜很鲜。
 
 
最后上的是新一代霸王鱼。名字听起来很霸气,可惜酱汁是提前调好的,不像鸡汁笋一样可以要求辣度。这道菜的蒜头和辣椒较多,感觉辣椒和中午的看起来差不多,但是辣度翻了几番,受不了辣的我再现吃辣窘状。小伙伴劝我不要蘸酱汁了,但是酱汁才是灵魂啊!霸王鱼本身被酥炸过,外皮脆而肉嫩,酱汁稍微可以感觉到酸,却辣得很爽。
 
 
就像点完菜商量的那样,我们应该是要把笋打包回客栈了——两个人点两个菜完全能吃饱,大概就是太贪心了想多品尝几样。感觉笋冷了可以当凉菜吃,不过个人觉得它还是热的时候味道更佳。
 
天气虽然给我们开了很大的玩笑,但江岭云雾和婺源美食还是弥补了这一切。
 
 
文章原创:苑蘧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