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3-8169876

我们只提供纯天然、绿色特产!

婺源特产网,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一个有故事的千年古村--婺源桃溪坑头往事

2020-06-14 20:14上一篇 |下一篇

千年古村庄--婺源桃溪坑头,到过的远方的客人,有感慨其陈旧僻静的,有惊叹其惜日辉煌的,有喜爱其醇美香糯的美酒美食的,也有倘徉于溪水清澈,溪流蜿蜒,古树成阴,粉墙黛瓦的村庄久久不想离去的。。。什么样的过客,或什么样心情,眼中看到的就是什么样的桃溪坑头。
 
而我,土生土长的坑头人,生于斯,长于斯,少年时每日穿行于村中曲折又无处不达的青石板路,或上山采野果野菜,野草莓,野栗,野杨梅,山厥菜,水竹笋,夏天天热时更是每天泡在冰凉凉的桃溪水里,抓鱼、摸虾、逮螃蟹,日复一日,乐此不疲。在那个连电视都没有的时代,这就是我们不上学时的日常。
 
大人们总是很忙,妈妈总是天刚亮就起床了,碰到请人割稻子,修房子等大工程时,更是天不亮就起来做给帮忙的乡亲们的早饭了,而最后一个吃早饭的总是妈妈,她总是把几乎菜已吃完的盘子里的汤汤水水一古脑儿倒在饭碗里,就这样拌饭吃,而桌子上那钵一般只有待客或过节才有的香喷喷的粉蒸肉(客人一般都很有分寸只吃一两块)妈妈是不会动的。
 
  妈妈很快的吃好饭就开始洗刷碗筷,然后就拎起一大竹篮前一天我们换下的衣服,去屋子前的桃溪洗了,溪边用青石从岸上砌了台阶一直到溪水里,然后在水面略高的位置铺上一排大青石板,桃溪人叫水坎(shuken),桃溪沿岸这样的水坎很多,每幅三五十米就有一个。两每天早上,屋在附近的妇女们就提着大篮小篮的衣服来这洗衣了,这也是妇女们每天的信息交流会,一边在流动的溪儿里洗衣一边聊些家长里短,有时说到村里谁家闹的笑话时一起哈哈大笑,笑声沿着桃溪上大大小小的数十座石桥的桥洞传遍了整个晨雾中的村庄。。。
 
等到洗好衣服,太阳也出山了。各人拎起篮子收拾衣物回家,在两根留有叉叉的竹子上横架一根小杉木,衣物就晾在上面。晾好衣物接着就是晒谷子、豆子、辣椒或是那时小孩子们的最爱的零食--茄子果(Lu shu bei)。那时没有水泥地,家家在自家二楼向阳的那面墙上开个两三米宽,一米五左右高的口子,然后装上一个向外伸展的木头架子(村里人把这叫“扛浪ganglang"),把要晒的谷物摊在竹子编成的园形"旱盘"里再推出去晒。
  秋天要晒的东西最多,有金黄的谷子,玉米,红艳艳的辣椒,油黑发亮的茄子果等等,而早上从菜园里做事回来吃过早饭去田里干活的男人们,从村庄四周的严田岭、上占港岭、下占港岭,和睦岭上回看群山环抱的村庄,在粉墙黛瓦和红黄黑白的园型晒盘里寻找到自家的屋脊,心中有一种踏实,然后迈开也许疲惫但粗壮有力的双腿,向山岭的高处上去,翻过这座山,到山那边的山坞里去种田。
 
等到太阳下山,劳作一天担着重担回家的路上虽已疲惫不堪,但是意识里浮现的是家屋那高高的马头墙,热气腾腾的粉蒸菜,以及弥漫在整个村庄的坑头水酒的酒香,不由加快了步子,担子也轻了好多,当天已渐黑时,各家都点上灯火,吃过饭就是一天村庄最热闹的时侯,串门的串门,打牌的打牌,有时会在大操场上放电影,那就更热闹了,实在无事,我们一帮野孩子就玩抓迷藏或中国打美国,一帮孩子在月光下的石板路上追上跑下,大呼小叫,整个村子都是他们喧闹的声音。。。。。

文章原创 张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