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3-8169876

我们只提供纯天然、绿色特产!

婺源特产网,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四色婺源

2020-06-22 17:04上一篇 |下一篇

趁着元旦几天假期,一个人又背包上路了。下午登上火车, 次日晨到景德镇,直接乘去婺源的长途车,再换中巴,中午就到了清华,穿过老街幽深的巷子,径直去看彩虹桥。
据《彩虹桥重修碑记》载:彩虹桥取唐诗“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得名,始建于唐末,距今已有一千余年历史,桥全长一百四十米,四墩五洞,十二廊亭……
 
将背包寄存在桥头的小店中,健步跑上木板铺设的桥面,整座廊桥木椽青瓦结顶,暗红的色泽,无处不显示出古朴的风貌,廊亭两侧有栏杆和长凳供行人小息,晌午的阳光正好,暖洋洋地照进来,于是就一个人坐在廊桥上晒太阳,充分享受这清新的空气,远处是青山如黛,桥下是绿水潺潺,好一幅恬静优美的田园风景画。
 
乘上一辆“两房一厅”的双排座小卡车,驾驶室里连司机挤了12个人,路虽颠簸,却如同穿行在水墨画中。到沱川卸下大包,沿青石板路去里坑,进了村感觉真好,徽式的老房子,石板铺就的街巷,清澈的溪水自村中流过,石板桥就架在上面,老人们坐在墙脚下晒太阳,妇女们在溪边的青石板上洗着衣服,小孩子和狗们则四处闲逛,间或几只芦花鸡探头探脑由巷子里闪出来……
 
明清两朝,里坑文仕官宦层出不穷,因此小小的里坑村尚书第、大夫第、司马第等老宅子鳞次栉比,许多宅子靠巷子的墙角还都削去一截,据说乡下人常挑东西行走其中,削去墙角是怕青砖的棱角伤人,同时还体现邻里和睦的意思。在街上被热情的村民邀请到家中做客,就这样推开斑驳的雕花木门,走进一百多年的老屋中,坐下是雕着八仙图案的红木椅,脚边放着暖暖的碳火盆,桌上有刚刚端上来散着清香的绿茶,听村民娓娓道来村中的典故,一时不知身是客,亦恍惚今昔是何年?
 
回来的路上,看到斜对面饭店里坐着两个人,大背包就放在地上,即是同道人,何必曾相识,于是坐下来,要了婺源特产荷包红鲤鱼,这鱼鱼腹形如荷包,同样是鲜红的颜色,配以豆腐香菇清蒸,简直美味无比,再让老板烫了米酒上来,三个人就着月色对酒当歌,天上是灿烂的星空,和很美的一条银河。
 
 
品一杯婺绿香茶,迷失在清凉的风景中
早晨爬上河西村后的小山,整个村庄笼罩在薄薄的晨雾中,阳光由云丛中洒下来,也是那么轻柔柔的,好象生怕打扰了山里人的好梦似的,山路上已经有狗儿在嬉戏,下到村中的小河边,鸭子在水中觅食,石板路上有小孩子在玩耍,忽然小姐姐叫了一声,裹在臃肿的红棉袄里的小妹妹忙躲到姐姐身后,原来是一辆自行车驶过来了。
 
沿着田间的青石板路,远远地就看到篁村村口高大的银杏树,树下一座古老的廊桥,静悄悄地横卧在小河上,早晨的阳光将这略显破败的廊桥染上一层淡淡的金黄色,倚着危栏,就在桥中的木板上静静坐下,清风送来泥土的清香中,仿佛听到归家的游子们热切的脚步声,想一想古往今来这桥上曾经上演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不禁有种“逝者如斯夫”的感觉。
 
村后的青石板路伴着溪水一直将我带到了金刚岭——一座被大樟树和红豆杉包围着的小小村庄,村口有几株翠竹,象世外桃源似的感觉。
穿过红豆衫林,沿青石板路上山,一路植物茂盛,风景如画,偶尔还会遇到小块收割后的稻田,间或也有瀑布由山顶一直流下来,翻过垭口,又经过两个驿亭,可以看见山下的村庄了,不由加快了脚步,终于遇到一位砍柴的大婶,问山下的村子叫什么名字,答曰“你舅!??”一时没反应过来,好在村子已经不是很远了,径直下到村里,一看门上的门牌,原来是“岭脚”。进了村子第一感觉是到处是木头,一排排很整齐地码放在路边,在阳光下泛着幽幽的光,沿着村中石板铺就的街道走下去,引来两旁无数村民好奇的目光,赶紧落荒而逃,村口照例有巨大的红豆衫树。看看地图,是标着一个岭脚村,但是在虹关的附近啊?一时糊涂起来,在村口拦住村民就问人家虹关怎么走,结果弄的人家一脸茫然,忙又问人家这里是什么地方?答曰:婺源,这回轮到我险些晕倒。
 
终于经杂货店老板指点,才知道已经走到了鄣山乡洪源村,如果找车去清华镇再回沱川,要饶一个大弯,权衡了半天,决定走回头路。山脚下是片片茶园,婺绿茶自古便是婺源著名的特产,宋代就已成为全国六大绝品之一,品婺绿就如同看婺源的风景,开始时感觉平淡,但越品越会觉得香浓味厚,余韵无穷。
 
一口气爬回垭口,坐在青石板的山路上,听脚下潺潺的水声,一阵山风吹过,掀起阵阵松涛;当年这条石板路上,会有多少经商的商人担着满担的茶叶,多少出仕的学子背着行囊和书卷,又有多少士绅和官宦带着叮当作响的银子和显赫的仪仗荣归故里。而今,具往矣,这古道终于清净了,只剩下苔痕斑斑,只剩下山涧的流水潺潺,掬一捧清澈的泉水喝下,却依然甘甜纯美,沁人心脾。
 
在一座小桥上坐下来休息,清澈见底的小河中,悠闲的鸭子正在红掌拨清波。转眼间鸭子们上了岸,排着队一摇一摆地走过来,连忙掏出相机,鸭子们走到近前,发现有个黑黑的大炮正对着自己,似乎迟疑了一下,还相互看看,象是在交换意见,猛然间竟加快脚步,由我面前飞跑而过,我远远地跟在后面,直到它们离开大路,排着整齐的队伍雄赳赳气昂昂,拐到前面篁村里去了。
就这样误打误撞,竟然完成了沱川到鄣山的穿越,这才发现其实婺源的村庄之间都有青石板路连接,一个人走不需要向导,也不用担心迷路,晚上向村民打听,果然由沱川可以穿越到虹关去,大约25里路。
 
掂一掂润黑的龙尾砚,文化真的是厚重的
   新年夜与广州来的朋友聚餐狂欢,早上起来,天已经亮了,老板煮了肉丝面,再配上沾了辣椒的霉豆腐,美味啊!一个人踏上去虹关的路,渐渐的路旁的茅草有一人多高,需要用手拨开才能看到这段荒芜的古道。转过山嘴,顺着溪水旁的石板路拾阶而上,猛然间,翠竹、古木、白墙、黛瓦扑面而来,知道小沱村到了。
 
在小沱林场小卖部向老板娘问路,说是前面遇桥左转。前行果然有桥,回头一望,却见老板娘还远远地站在河对岸,挥手示意我向左。一段简易公路走到尽头,是个很小的山中村落--白石坑村,在各种深深浅浅的绿色中几幢白色的房子分外醒目,有村民在村口休息, 问路,沿着村口的石板路上山。山中寂静的很,不时从树丛中飞起一群野鸡,时间过的飞快,脚步更快,过了一个名叫“撰茶亭”的驿亭,一路飞奔,很快到了山下的虹关村,爱极了镇守在村口的大樟树,那非凡的气势、婆娑的枝叶、浓荫蔽日的树冠、虬结的老树皮、似乎要遮挡住人世间的风风雨雨;又仿佛在无言地诉说着尘世的沧桑。
 
跟着村口遇到的一位大婶到她家,很老的房子,一进门是一扇双面雕花的月亮门,泛着暗红的颜色,分明是那种经过时光浸染后醇厚的色泽,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再看房子里其他的地方,很多的木雕都被破坏了,真是可惜,唯一硕果仅存的是后堂屋角上的一块,还可籍以遥想当年的富丽堂皇。大婶说文革时红卫兵破四旧,用斧子将木雕全砍掉了,惟有那个月亮门因被封在了墙里,总算完整地保存下来。
 
在堂屋发现一个大木箱子,一看,原来是烤火用的,人坐在里面,脚下放着碳火盆,再放块木版在箱子上当桌面,怎一个爽字了得。就这样听大婶讲着村子里的典故,据说许多年前,上游村子里有户人家房顶上有一对黑猫黑狗,这家的小孩是有皇帝命的,后来黑狗让人打死了,黑猫也自己饿死了,于是这家人的风水破了,朝廷听到风声,派人下来,正好碰到这家媳妇穿着黄衣服买豆腐回来,豆腐捧在手里下面两块,上面一块,远看象身披龙袍手捧大印,于是将其杀了,血水顺着河流到下游的村子,红(虹)关村因此得名。
 
大婶介绍整个虹关村的形状就象一条船,两头尖中间厚,在她家旁边还有一块大石头上有圆形的洞,就是当年竖桅杆用的。她家祖上叫詹大有,是上海的纸业大王,虹关村原来有半条街都是她家的,门前的巷子就叫大有巷。徽饶古道由村中穿过,当年茶叶、砚台等就是经这条古道运往安徽的,著名的龙尾砚其实是产自离这里不远的溪头乡龙尾山,古时因此地属安徽歙州所辖,故称歙砚,其实是婺源的特产,据说龙尾砚的神奇之处是“呵气能生云、贮水而不涸”。
晚上就睡在老房子里,月光透过天井,穿过雕花木门上的小窗,刚好洒在我的被子上,映着屋里雕花的红木床,幽黑古老的橱柜,斑驳的对联,一时分不清自己是在那朝那代,是醒着还是在梦中。
 
尝一口清华大曲,留一点回味在心间
大概是这几天一直一个人在山里转的缘故吧,刚到李坑感觉人声鼎沸,很多的新房子,将村子搞的有点杂乱无章,溪水也很脏了。在春蔼堂挂着一幅对联“叠鼓夜寒垂灯春浅,写经心静觅句堂深”,有意思的是旁边还有一段毛主席语录:“情况是在不断地变化,要使自己的思想适应新的情况,就得不断学习。”仿佛是给当年那位独自在幽深宅子里觅句的古人提醒。
 
早上起来,李坑终于恢复了原有的宁静与安详,爬上后面的小山,看村中的炊烟在晨雾中袅袅升起,细细的听,更是鸡犬之声相闻,结着白霜的村路上有早起的村民娓娓走来,身后照例是不知疲倦的黄狗欢快地追随着。
 
乘摩托车到汪口看过余氏祠堂,再到下晓起,村口是新修的高大牌坊,整个村子象个大工地,一个人去上晓起,感觉稍好,有进士第,荣禄第,大夫第,还有江氏祠堂等老宅子。在大夫第遇到了房主,得知房子已经有160年历史,问起为什么屋里四片护净都不见了,说在十年前已经卖掉了,现在门窗上的木雕还很精细,有牡丹、蝙蝠、二龙戏珠等图案,想那些被卖掉的护净应该更是精美无比了,门外还有一些砖雕摆在地上,说是别人拆老房子盖新房时拆下来的,摆在这里卖的。不禁想起江氏祠堂上一幅对联“第一等好事便是读书,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
 
再向里走是岭下村,沿石板路一直走可以到江岭和庆源。
由于这几天总是爬山了,打算腐败一下,于是在村口的亭子里很惬意地一边晒太阳,一边和卖假古董的大婶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看着小学生们三三两两由石板路上走过,直到最后一缕阳光从身上退去,才很懒散地走回上晓起。晚上饭店老板拿出清华大曲,老板娘亲手做了香喷喷的土鸡,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回与婺源人喝清华大曲了,只知道自己来婺源后仿佛变成了酒鬼,也许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也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反正每次喝下几杯甘冽的大曲,就觉得已经成了婺源的乡民,睡梦中尽是些廊桥古道、水榭茶亭,还有那长长的青石板巷子,自己仿佛正坐在巷子尽头幽暗的老宅里,随手打开一本泛黄的族谱,掸去上面历史的尘封,细细向来客讲述着那里面一个个鲜活的名字……
 
婺源的特色菜以糊、粉为主,如厥菜糊、粉蒸鱼、粉蒸肉等,另外荷包红鲤鱼、腊肉、土鸡、豆腐干等当地特产不可不偿,还有一种当地人早上喜欢吃的辣豆腐馅的包子,也是非常美味。在婺源可以很容易在村民家里搭伙,这样既可以与当地人交流,体验风土民情,又可以品尝到地道的农家菜,另外住宿的客栈也都提供美味可口的饭菜。
 
婺源特产为红、绿、黑、白四色。
红为荷包红鲤鱼,它是婺源特有的鱼种,因鱼色鲜红,鱼腹形似荷包而得名,尤以偏远山村冷水养殖的味最鲜美。另外,荷包红鲤鱼还可以作为当地物价的参照物,因婺源各地餐馆都有荷包红鲤鱼卖,进了店先问荷包红鲤鱼的价钱,就大致可判断出这家餐馆菜价是否便宜。
绿为婺绿茶,婺源是著名的绿茶产区,唐代陆羽《茶经》中就有“歙州茶生婺源山谷”的记载。品种主要有珍眉、贡熙、秀眉、特针、雨茶、绿茶片等。“颜色碧而天然,口味香而浓郁,水叶清而润厚”是婺绿的特色。其中尤以溪头梨园茶、砚山桂花树底茶、大畈灵山茶、济溪上坦园茶最为出名。在婺源买茶叶一定要去偏远的山村,不但成色好,而且价钱要比县城便宜几倍。
黑为龙尾砚台,因产于婺源溪头乡龙尾山而得名,唐宋时,因婺源为安徽歙州所辖,故又称歙砚。为中国四大名砚之一,歙砚又有老坑新坑之分,老坑为自唐代开采的砚坑中出产,因产量稀少而更加珍贵。歙砚的品种繁多,有眉子、金星、罗纹、古犀、刷丝、角浪、金花等,其中以罗纹、眉子为上品。歙砚有“其质坚韧、呵气生云、贮水不涸”之美质,尤以 “坚润”二字最能体现其坚老的特色。
白为江湾雪梨,江湾为扬州江氏祖源。当然,没有梨的季节你也可以以清华大曲代替,其酒味甘甜,口感清冽。在婺源山村,吃饭时好客的主人通常会邀你喝上两杯,而端上来的,肯定是清华大曲。

文章原创:老刘向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