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3-8169876

我们只提供纯天然、绿色特产!

婺源特产网,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婺源记忆,回忆里的“小美好

2020-05-24 21:41上一篇 |下一篇

初到婺源旅游,是十二年前了,记忆中的婺源,分外的美好。
 
婺源虽地处江西,确是徽州文化的血脉。正如当地老乡所言:“可别叫我们江西老表,我们可是安徽人呐!”徽派建筑的文化基因特征如此清晰:
 
1.粉墙黛瓦      
 
黑、白、灰是江南建筑的标志性色彩,婺源在历史上属于徽州,位于江南文华之地,其建筑充分体现了文人清贵高雅的审美情趣,不以华丽复杂的外观取胜,仅采用白墙黑瓦、色质简淡。大面积白墙、黑灰色小窗、黑色方形屋脊组成的黑白灰的点线面构成,如同抽象的水墨画,在青山绿水中也不失清新明快。
 
 

2.马头墙      
 
马头墙又称封火山墙,木构建筑怕火,中国传统硬山建筑为了防止火势蔓延,山墙部分突出屋面作为阻隔火势之用,封火山墙因此得名。各地民居多有封火山墙,形态却各不相同:江南水乡弧线形的封火山墙勾勒出温婉的天际线,如同江南少女的观音兜,娇俏柔媚;而徽州建筑中,方形封火山墙节节升起,嶙峋有节,错落有致,更像仕子头上的方巾,内蕴阳刚之气,不失文人风骨。
 
 
3.砖石木雕      
 
砖、石、木“三雕”是徽派建筑的又一文化基因。历史上,婺源虽地属山村乡野,却不乏清贵之门,殷实之家,主人的富足安逸也体现在了建筑的细节上,故有“有堂皆有井,无宅不雕花”之说。徽州砖石木雕饰集中在门楼、窗罩、梁柱等部位,精细雅致,主题多有故事性情节,色泽古雅,为徽派建筑增加了人文厚度以及近人尺度的玩赏细节……
 
 

4.天井院落      
 
传统婺源民居对外有较高的防御性,建筑进深大,外墙开窗小,采光通风不足,因此多采用天井式布局。天井不仅可以引进光线、迅速疏散雨水,竖向通高空间还可以形成吹拔效果,促进风压和热压通风。另一方面,穿插在多进房屋间的天井,切割了建筑体量,缩小了单个建筑物的面积和体量,让深灰的屋顶和一二层的建筑立面形成了比例上的最佳平衡,同时也形成了更多错落的马头墙,让婺源的民居群落更有节奏感和美感。
 
 
 
正是因为徽派建筑的这些特征,使婺源特产生的村落如同穿插在青山绿水间黑白灰、点线面平面构成……
 
 
然而,再美丽的平面构成也缺乏一些温度……
 
记忆之最美的婺源,还源于那份“净”与“静”。
 
婺源的“净”,既不是“少即是多”也不是整齐划一;相反,在这里:柴堆、农具、簸箩、桶子杂乱堆放在村居门口、田间地头,半歪斜的电线杆支棱着,交织缠绵的电线割裂着巷道狭长的天空……
 
 
这里的“净”,是早起,炊烟和山间的薄雾氤成淡金色的一片,在晨光中熠熠生辉;是入夜,小镇星点的灯火之外,无边的群山延绵的深青色剪影,是澄澈天空中的一轮明月或满天繁星;是晴天,愈远愈泛蓝、漫紫的层层群山背景中,丛丛绿树后露出的几角雪白的折线马头墙和轻盈的深灰色瓦檐;是雨天,青灰斑驳的墙角下,发亮的石板小巷边,绿得触目的青苔……
 
 
而“静”,并不是万籁皆寂,而是淅淅沥沥的微雨中,幽暗的堂屋里,老人们家长里短的乡音;是阡陌间,兜着圈儿嗅嗅,又摇着尾巴安静离开的大黄小黑;是坐在墙头或卧在门边,抽抽耳朵,抬抬眼皮,又继续打它的盹儿的猫咪们;是挑着柴担子路过锤洗衣服的乡邻,会停下来闲聊的人们……
 
 
是延绵的群山、闪光的溪流和这里悠然自得的人们,使粉墙黛瓦不仅仅是美丽的构图,而是成为了记忆中的“小美好”……
 
原创:Sus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