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3-8169876

我们只提供纯天然、绿色特产!

婺源特产网,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株洲文树忠案细节:“最年轻”公安局长曾被称“茅台一级品酒师”、

2020-10-15 20:26上一篇 |下一篇

株洲文树忠案细节:“最年轻”公安局长曾被称“茅台一级品酒师”、行贿人员名单写了十多页……

他34岁就身居要职,是当时湖南省最年轻的县级公安局长。去年12月,51岁的他却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


他是天元区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区长,天元公安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文树忠。今年8月,他已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曾被讽刺是“茅台一级品酒师”,他只当是“缪赞”


“我的政治前途没了,我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这是文树忠忏悔录开头一段话里的内容。


在到天元区政府、天元公安分局任职之前,他曾担任过茶陵县公安局局长、醴陵市公安局局长等职,过程中接触过形形色色住豪宅、开豪车、喝好酒的老板,文树忠坦言,自己思想上发生变化,是从酒桌上开始的,“我喝酒只喝茅台、五粮液,自从当了县公安局长后,随着和个体老板接触多,对那些请客吃饭出手大方的老板很是羡慕,骨子里对金钱开始有了贪欲……”


不少人记得,2017年,天元公安分局以办公用品、食堂采购的名义,用20多万公款购买了148瓶茅台酒用于宴请招待,其中不乏15年陈酿茅台,此事曾作为反面典型被通报,而文树忠也因此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此事不冤,文树忠确实是这些酒的主要享用者。


文树忠好酒嗜酒、只喝高档酒,早已不是秘密,一些共事多年的同事评价他“喝酒从未醉过,也从没醒过”,甚至有人称他为“茅台一级品酒师”,他都当成是“谬赞”,丝毫没有领会到这是对其所暴露问题的一种提醒。


热衷“以酒会友”,暗示行贿者“化整为零”


十余年来,文树忠热衷于“以酒会友”、和商人“推杯换盏”。对于如何“安全”地收钱,文树忠也颇有见解。


在醴陵市搞基建的陈某是文树忠在酒桌上结识的一个“兄弟”。2008年,陈某为在醴陵市公安局看守所建设项目上中标,曾两次将20万元现金一次性送给时任醴陵市公安局长文树忠,文树忠看了一眼后把钱递了回去。


“他说‘来日方长’、‘细水长流’。”陈某想了很久才明白,原来文树忠是要他化整为零,拆分多次赠送。陈某领会意思后,以每次1万的数额,用各种理由把20万元分作20次送给了他,而陈某也如愿承包到了醴陵市公安局看守所和多个派出所的建设项目。


从事民间高息借贷生意,拥有多家足浴按摩场所的张某也是文树忠在酒桌上结识的“兄弟”,因其出手大方,备受文树忠青睐。2019年3月,张某的两家足浴按摩店因涉黄被举报,负责管辖的天元公安分局局长文树忠得知消息后未进行查处,反而第一时间向他通风报信,教他如何逃避打击。而近几年,在文树忠的“关照”下,公安机关多次行动都未对张某的生意有任何影响,张某也“懂味”地给文树忠奉送了20余万元。


家风不正,夫妻联手


如果丈夫显露贪财苗头时,妻子胡冉能加以规劝,或许文树忠不会再贪腐这条不归路上,走得这么远。


2003年,胡冉第一次收钱。当时,涉黑涉恶团伙头目许爱明在茶陵县投资,时任茶陵县公安局长的文树忠为其在县公安局办公楼里免费提供办公场所,并出面帮其协调银行贷款。为感谢文树忠,当年胡冉买房交首付款时,许爱明夫妇给了胡冉5万元现金。


当胡冉诚惶诚恐地将此事告诉文树忠时,得到的回答却是“没事,收下”。从此之后,文树忠每每将自己收受的红包礼金甚至贿赂款交给胡冉时,胡冉很少关心钱的来路,只有金额很大时,她才会问上一句“这次怎么这多?”


“文树忠给我多少钱,我就收多少钱,后来他给的钱越来越多,我觉得钱存在自己账户里不好,怕万一组织追查。”胡冉说,她用自己母亲、姐姐等亲属的身份去开银行卡,用来存放这些来路不正的钱。


在生活上,胡冉也日益奢靡。“她在我们店里是绝对的1号VIP客户,消费了几百万。”我市某美容连锁会所老板陈某说,2014年至2019年间,胡冉在他们店里美容时,一次性刷卡十几二十万眼都不眨,最多的一次竟然直接刷了67万元。“从头到脚,全身但凡能(做)美容的地方她都做了。”该店服务员说。


“批发”官帽,能力再突出,不送也没戏


议论文树忠“任人唯亲、用人唯钱”的传言,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在文树忠手写的十余页行贿人员名单当中,茶陵县、醴陵市、天元区公安机关里就有80多人,上到局班子成员,下到所长队长、普通民警,都是他收取红包的对象,当中不乏多次立功受奖的优秀民警,“可以说,他严重破坏了当地公安系统的政治生态。”专案组工作人员介绍。


“我刻意培植亲信,想在退休之后还能‘说话有人听,喝酒有人敬’。”忏悔录中,文树忠道出了内心的“小九九”。其实对于外界传言,文树忠也心知肚明,为了既不落人话柄,又让“亲信”上位,他也动了不少脑筋。


在2010年初,醴陵市公安局新组建了巡特警大队,他有意让时任板杉派出所教导员唐某担任该大队长,“我知道他口才很好,就特意办了一次竞争上岗演讲比赛。”文树忠交代。由于准备充分,唐某获得演讲比赛第一名,文树忠顺势在局党委会上提出按照比赛名次确定巡特警大队长人选,唐某如愿以偿。而背后,唐某采用“细水长流”的形式给了文树忠16万余元。


醴陵市公安局原禁毒大队大队长巫红刚因为文树忠的关照,在两年不到的时间里调动了5次。2008年10月,巫红刚还只是东富中心派出所副教导员,此后,他不仅被提拔为副科级,还就任过三个所队的教导员、两个派出所的所长。为此,巫红刚送给文树忠10余万元。讽刺的是,2016年至2017年,身为禁毒大队长的巫红刚竟两次为毒贩取保候审跑腿卖力,收受贿赂30万元。


能力不行、口碑不好的,送钱就能提拔;能力突出、立功受奖的,送钱才能提拔。因为“一把手”的贪婪,许多干警为获得提拔重用不得不用钱“铺路”,据悉,文树忠在县级基层担任公安局长的18年里,靠“批发”官帽收受贿赂达数百万元。


处理:双开,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经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文树忠存在以下违纪违法和涉嫌犯罪问题。


在违反党的纪律方面:违反政治纪律,采取串供、转移、隐匿证据,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旅游活动安排;违反组织纪律,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违反廉洁纪律,参与盈利性活动,向管理服务对象放款并获取高额利息收益;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不重视家风建设,对配偶失管失教;违反工作纪律,利益职权干预插手建设项目承发包、干预执法活动。


在涉嫌犯罪方面:文树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职务调整、企业经营、案件办理、线索处置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对许爱明为首的涉黑涉恶犯罪组织提供支持和庇护,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涉嫌受贿犯罪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


根据通报,文树忠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党性意识缺失、法纪意识淡薄,且在党的十八大后、十九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依据有关规定,给予文树忠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记者 苍小印 通讯员 廖培


【来源:智慧株洲】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